我们是如何成长的?

  一提起助残这个词,我总是觉得有些怪异,我们只是行动不方便,就需要人们隔三差五来关心一下,甚至变成商人或者政客利用的对象,这是宠物呢?还是甘愿堕落并自认残废呢?随着时代的发展,残废人这样明显含有侮辱属性的词汇早已被历史的车轮卷走,而人们的观念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但我们不能因为自己是障害者,就认为一切的帮助都是理所当然的,显然,我们也是人,是人类的一份子。我只是一名视觉障害者,所以,我只能从视觉障害者的角度,和大家分享我的见解。

成为一个受到关爱的障害者

  自从我们成为障害者,就会得到人们的同情与关爱,这让我们得以生存在人间,甚至,我们或许生活得比普通人更加滋润,任何的事情,都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为我们解决,甚至是那些不需要视觉就能完成的事情,这样,我们便有了最初的安全感,它会让我们相信,我们和其他人并无区别。
  当我们来到学校,老师会渐渐地要求我们完成力所能及的事情,例如自己穿衣,自己去洗澡,自己排队打饭,诸如此类生活中必须面对的事情。可能是由于从小生长在爱的环境中,我们不能习惯突如其来的改变,我们开始出现哭闹的情况,老师会坚持让我们自己完成这些事情,哭闹一段时间后,我们也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也就不会继续哭闹,反而喜欢上了学校里的生活。

完成力所能及的事情,改成依赖父母之外的人

  我们逐渐习惯了没有父母的太多帮助,可以在学校中生活了,以前感觉很困难的事情,我们也能轻松应对,例如洗澡和洗衣服,甚至,我们的自理能力要比普通学校的同学们强了不少。我们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热心人愿意帮助我们,这让我们又找回了依赖的快乐,于是,我们习惯性的依赖起了别人的帮助,时间长了,同学们甚至以视觉障害作为要挟别人提供帮助的筹码,认为别人的帮助都是理所应当的。
  依赖别人的时间一长,提供帮助的人就越来越少了,甚至,曾经给我们提供帮助的人们,变得不再像从前那样热心地为我们提供帮助,更有甚者,会尽可能的避开我们。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呀!同学们开始变得焦虑,甚至产生了很大的脾气,我们变成这样,自己却不自知,最后,就连我们的学姐学长们也不愿意帮助我们了,甚至还疏远了和我们的关系。
  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我听到了这样的对话:“老 U 哇,你以前不是和那些小屁孩玩得挺好的吗?他们有事找你,你都是有求必应啊!现在你怎么开始不理会他们了呢?”“唉,现在的小零件啊,真他妈的蛮不讲理还得寸进尺!”“额,此话怎讲?”“打一开始你帮他们找个东西,他们会叫你大哥,虽然咱年纪不大,但是人家好歹是真情实意,而且恭恭敬敬地请求你了,也必须得帮,是吧?”“嗯,帮助小朋友是为人学长给小朋友们做榜样的最好体现,看你一脸火气,他们到底是怎么把你给激怒的呢?”“是这样的,第一次他们还恭恭敬敬,第二次呢,人家好歹还挺有礼貌。这到了第三次呀,那态度可就一百八十度大拐弯了,你不帮他们啊,就好像欠了他们什么东西一样的,请你帮忙,那口气,就连上司都没那么牛B!”“嗯,还有吗?”“有,到了第四次呀,你不帮他们啊,在他们看来,那可是犯了滔天大罪,非要集结一帮小不点啊小零件啊之类的,说你这不是那不是。”
  我听了这些话,心里面难免产生厌恶情绪,凭什么你说我们这些年纪小的同学是小零件?你自己以前不也是小零件!凭什么你装逼装得那么厚颜无耻,也只是年纪稍微大了点!凭什么!凭什么!心情平复后,仔细想了想,虽然那位同学说话火药味很浓,我们又何曾没有做过这些蛮不讲理的事情呢?这哪里能用年纪小来一笔勾销呢?人家生气骂人,也在情理之中了。当我们意识到依赖别人还蛮不讲理是不对的,我们便尽量少给别人添麻烦,尝试自己去做以前没做过的事情。做事情是会锻炼我们的能力,也会增强我们的斗志,成功的喜悦让我们变得无比自信,我们开始厌恶以前那种做人的方式,甚至将过去的自己贬低为残废人。

承认自己与明眼人的差别

  既然什么都依赖别人是残废的表现,我们开始证明自己有能力,对于别人的帮助,我们尽量婉拒,甚至,我们还开始表现自己的能力,起初,我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因此可以做得完美无瑕,得到人们的肯定,我们变得沾沾自喜,这催化了我们的野心。由于我们在先前用听力和触觉挑战了很多艰难险阻,我们对自己的能力深信不疑,认为任何事情都可以以自己的能力解决。学校邀请我们参观网络信息中心,我们就说,那里的电脑跟我们平常见到的电脑不可能有什么差别,只是运行快了一点而已。
  我们站在一个铁架子前,有位同学伸手摸了摸:“诶,这是啥,不就是影碟机吗?”话音未落,立即引来了一阵笑声。机器的前面板虽然有光盘驱动器,但这绝不代表它一定就是影碟机。“难道它是电脑?也不像啊,电脑都是立着的,它这是横着的,不是影碟机是什么呀?”很快又引来了更欢快的笑声。看得到的同学们从标签上的“Lenovo ThinkServer”就能很容易地辨认出,这是一台服务器。
  有一位演说家到我们学校,给同学们分享读书的意义,唤起我们对知识的渴望之心。然而活动刚开始,就发生了一件让我们尴尬不已的事情,这位演说家站在台上,向同学们问好,台下竟发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称呼。原来,人家是一位女性,但声音比较粗,和我们学校的一些男老师的声音差不多。
  从这类事情中,我们明白了,即使再努力,一些对视力有要求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能逞强的,虽然如此,我们也不要认为自己不如人,我们在以我们的方式,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我们也是有梦想的

  我们长大了,成为了青年,随着我们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我们的内心也渐渐地有了自己的想法。对于未来,我们都希望成为被社会接纳的人,而不是被社会一味地同情。在此基础上,我们希望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而不是只能从事只为解决温饱的简单劳动,甚至,我们还想从事那些对社会有帮助的,创造性的工作。
  无论最初的梦想多么远大,无论助残的口号喊得多响亮,最根本的问题是教育问题,如果真的愿意帮助我们,请给我们机会,为我们创造学习条件的意义要比金钱补贴大得多,因为这是在播撒种子,而不是施舍面包,让我们尽可能平等地参与社会,任重而道远。作为当代的障害青年,我们自己也要拿出我们的气质,先做一个站着的人,再去做我们认为有意义的事,从成为一个受欢迎的人,到成为周围人愿意接纳的人,我们能够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加入对话

1条评论

留下评论

老俍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