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

月曜日早晨,Armstrong 打开电脑,对服务器进行例行检查,读完头天晚上的系统日志,看起来,一切如常,于是,一天的学习生活开始了。我并不认为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只是老天下着细细的小雨,升旗仪式改成室内进行,在一开始,升旗仪式并没有什么不同寻常。
学校领导照本宣科地读完上周常规工作总结后,发出了一条通知——“本学校将于五一期间实施清校,返校时间预定为 5 月 5 号傍晚,请各位同学提前做好准备。”班上的部分同学,已经在清明假期回家进行了祭拜,因此,他们不计划五一节回家,听到这一消息,他们纷纷表示不解,甚至觉得反常,更是觉得那只是学校的一时计划。
跟我最要好的欢喜就好同学,勤学苦读,凭借自己的能力,在 4 月份的单考单招考试中,被长春大学录取,圆了自己的大学梦,为了更好地修养,他在当月中旬便返回了他的家乡,开始了长达数月的度假生活。我认为学校清校的决定过于荒唐,当不可能成真,在当日中午与他通话时,怂恿他到学校来度过五一,顺便搞搞学校服务器的破坏打发打发时间,他表示,这段时间,从他家乡到长沙的车票已经售罄,5 月中旬之前不可能来长沙。在 4 月份,由于投资过热,我遇到了很严重的财政赤字问题,手头已经没有太多的钱,但我依然毫不在意,因为订单会源源而来。
在未来的几天内,我们不断地与学校沟通,尝试让学校改变那荒唐的清校计划,得到的答复是清校照常进行。回家,对于外省人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五天的假期,拿出两天时间在路上奔波,除了浪费大量金钱,损耗的精力是很大的,最关键的是,开往家乡的高铁已经没有可购买的车票,超出法定时间的假期也给返校带来了问题,申请长时间假期是我唯一可行的解决方法。不回家或许也是可行的,于是,我在 4 月 25 号开始认真地寻找寄主,事情很顺利,有人打算在我支付一定金钱的情况下让我寄宿。
情况似乎都没有什么变故,然而,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寒冷的空气就在我身边,挥之不去,他们真的可靠吗?在这几天,我一直询问欢喜就好,看看他能不能来长沙的家,答复都是没有可以买到的车票。第一个寄宿家庭在 4 月 27 号改变了他们的计划,取消了允许我寄宿的安排,而我们学校的另一位老师,也因为家中有突发的事情,在 4 月 27 号的深夜,也取消了我寄宿到他们家的安排,距离清校的日期越来越近。
当同学们最需要留校的时候,学校竟然拿出了清校的决定,并且没有给予同学们发表意见的机会。4.2.1,一个黑暗的日子;4.2.1,让我们看清了官僚主义的本质;4.2.1,一个危机四伏的地方;4.2.1,人情冷暖的交差点。
在 4 月 21 号之后,我们班的一位同学一直在和我切磋去他们家的事情,然而我总是婉拒,这一切,还是因为金钱,显然,我在情面上非常过意不去。到了 4 月 28 号,我终于走投无路,向他提出去他家的请求,他很爽快地答应了,并且,他还跟父母报告了这个情况,他的父母的态度跟他是完全一样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汇报了班主任老师,买了礼品,4 月 30 号上午,预定去他家的汽车报告下午两三点钟能够到达校门接我们,当日中午,我便完成了行李的整理,准备出发。
谁说只有外省人回家才困难?中午 1 点,车夫突然报告汽车抛锚,要等另一辆汽车,大约是下午四五点。我们到教室,完了一些时间,接近下午五点才离开了学校。学校外面的大马路,已经出现了小规模拥堵,这让我感觉非常不妙,因为这里少有堵车,其它地方的情况可能更加复杂,事实的确如此,当我们登上开往同学家乡的汽车时,已是傍晚 6 点 15 分。
车上已经有很多人,我们被安排在最后一排,行李就放在我们的大腿上,让人丝毫不能动弹,汽车开稳之后,我们艰难地往后面摸了一下,发现有一些空隙,于是,我们把一些行李,强行塞到了后面,即便不大稳定容易往前扑倒,但是要比刚才舒服不少,虽然脚仍然不能活动,至少,身体是可以进行小范围活动了。上了高速公路没多久,汽车停了下来,警车鸣着警笛,从我们旁边经过,原来,前方不远处发生了交通事故,或许,有人在交通事故中失去了生命。汽车走走停停,到家时,已经是深夜 23 点,如果你生活在日本,那意味着平成时代走到了终点,令和时代已经开始,下车后,一身轻松,仿佛改天换日。到了同学家里,我受到了他的爸爸妈妈的热情迎接,很可惜,我已经累得不能大声问好和致谢了,直到 5 月 1 号,我才完成了所有事情,上床休息。
文章最后,就以文章中间那句话作为结尾吧:4.2.1,一个黑暗的日子;4.2.1,让我们看清了官僚主义的本质;4.2.1,一个危机四伏的地方;4.2.1,人情冷暖的交差点。

加入对话

1条评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