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块地砖

  我和我的同伴一起,从我们的出生地,来到了一所学校,临行前,我们听说我们一辈子都会在学校,和一群可爱的同学们在一起,他们永远也不会老去,不同于我们的大多数同伴,我和几个伙伴拥有灵性。
  我和我的伙伴,惬意地趴在地上,沐浴着阳光,我们在想着,那些可爱的同学在哪里呢?数着日子,三天后,一双脚踩在了我身上,紧接着,又是一双脚踩在我身上,我知道,我迎来了传说中的同学们。我被铺在了教室门,每天气温刚刚回升,我就迎来了第一缕阳光,黄金周刚过,同学们返回了学校,来到了教室。过去的日子真好啊,不说别的,至少,我在我以前的地方,得到了细心的呵护。哎,命运对我真的太不公平了,为什么我来到学校就被铺在了地上,我还以为我会很惬意,我得不到像墙砖那样的装饰,每天被同学们踩来踩去,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呢?况且,我还是有灵性的呢!
  我要抗争,我要成为被人们细心呵护的墙砖,但是我怎么也挣不脱地面,啪啪啪,啪啪啪,一群同学有力而又快速地踩着我,跑进了教室,哎,我看来是真的没希望了,就这样熬着,不久后,苍天应该会明白我的心情,拯救我吧。就这样,同学们上课进教室,下课出教室,我都不知道有多少只脚在我身上踩来踩去。气温下降了,那群同学自从出了教室后,就再没踩到我身上,终于可以缓一缓了,希望这是转机吧!我通过服务器,和我的同伴连接在一起,现在我终于有时间跟他们诉说心情了。一位同伴在楼道口,他对我说:“你算好的,我这里没有太多的阳光,他们下楼的时候,还喜欢从楼梯上一跃而下,重重的踩在我身上。”
  天亮了,一位同学跑着进教室,不小心踢了我一下,我感觉全身充满了撕心裂肺的痛,身体的一部分已经离开了水泥,另一部分还牢牢粘着水泥,我想,如果我真的被这位同学踢开,身体就要断了,哎,没办法,离开这里是不可能了。过了没多久,我感到有一个东西压了我一下,感觉不像是脚,然后我又与水泥贴紧了,我朝教室外面的那一侧,被弄上了水泥,这一天,我过得非常惬意,同学们遇到我,都会挎着脚过去,或许有一位同学的脚不够长,每一次都跨不过去,踩到了我身上。好日子没多长,同学们又开始从我身上踩过,只是现在他们再怎么不小心踢到我,我也不会感到强烈的刺痛,当然,我也更不可能离开这里了。
  从我来到这里到现在,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那天晚上,同学们离开教室之前,用湿布,轻轻地,细心地擦拭着我和我的伙伴们,没想到,我在这里能得到这样的照料,我不再那么反感这样的生活了,便开始试着喜欢上这样的生活,用心体会每一只脚踩在我身上的感觉。
  第二天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在我身上,不久后,第一只脚便踩在了我身上,紧随其后,第二只脚也踩在了我身上,两只脚就这样轮流踩着又提起,然后又踩着,来回大约一分钟,两只脚的形状差不多,只是,他们的形状似乎是相对的,我还没来得及仔细体会,其中一只脚走开了,第二只脚很快也走开了。很快,又来了另一只脚,踩着我不到两秒钟便走开了,紧随其后又是更多的脚重复着类似的动作。短短的十几分钟里,我感觉有五六十只脚从我身上踩过,比较每一只踩在我身上的脚的区别,成了我的一大乐趣。有时候,同学们的脚相对比较重的那部分压在了我朝向阳光的那一面,有时又刚好反过来,比较重的那部分是同学们的脚跟,这样,我便知道,同学们是在进教室或者出教室,因为我的身体比较宽大,很多时候,同学们不能跨过我。
  当我学会区分同学们的走向,我便试着了解踩在我身上的每一只脚的特点,有的脚很大,一只脚就覆盖了我身体的一半,有的脚很小,四只那样的脚才能覆盖我身体的大部分,有的同学很重,踩在我身上,我下面的水泥地面都向下沉了一点点,因为缝隙被挤掉了。有些同学穿的鞋子很有意思,让我以为他们的脚很短,当他们抬起脚尖时,脚跟那部分才接触到我。每天差不多十点的时候,同学们就排着队离开,踩着我离开教室,我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
  半个小时后,同学们回来了,几乎每一位同学的脚都是热腾腾的,一滴滴汗珠掉在我身上,有几个同学的脚跟出去的时候一样,温度没变化,也没有出汗的迹象。
  阳光不再洒在我的身上,但是我感觉周围的温度不降反升,显然到了中午?我数了数,一共有二十多只脚先后踩在我身上,离开了教室,他们离开后不久,服务器就来问我今天早上的见闻,我告诉了他。刚告诉服务器今早上的见闻没多久,我感到地面发生了震动,我的同类摔到了我身上,断成了几节弹了出去,没弹出去的那部分,留在了我身上,难道我的同伴离开了他们的位置?这时,不断有粉末掉到了我身上,如果是我的同伴离开了他们的位置,不会有粉末掉下来,这一定是墙砖掉了,我马上通过服务器,告诉了我的伙伴,楼梯上,以及电梯旁的伙伴都告诉我他们感到了震动,我给他们报了平安。这些掉落的墙砖,先前是多么光鲜亮丽啊!同学们把它们装扮得很漂亮,最终它们还是陨落了,我虽然每天都被同学们踩在脚下,没有过上墙砖那样得到同学们细心打扮的生活,但我也是幸运的,因为我不用担心哪一天突然陨落。
  教室重新铺上了墙砖,在铺设墙砖的时候,我感觉地板发生了有规则的震动,振动的时候,不断有粉尘掉到我身上,这应该是在给墙砖钻孔吧?想要美丽,就一定要付出代价,如果哪块砖体质不好,就会直接断裂。我虽然被同学们踩在脚下,但是我的身体依然保持完好,我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觉得自己能为同学们提供平坦而又干净的立足之地挺好的,更重要的是,我是有灵性的,可以通过服务器,和我的同伴交流。
  一天,同学们走路很不寻常,他们踩到我身上之前,先用一个东西打在我身上,把那个东西提起后,才把脚踩到我身上,他们的动作干脆利索。以前我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有一双脚踩在我身上,突然又有一只脚踩在我身上,那只脚几乎踩到站在这里的那双脚上了,有时是后来的那只脚马上向脚后跟挪动,有时是站着的那双脚的其中一只脚走开,今天几乎没发生这种事情。但是,站在我身上的那双脚有时会在那个东西打到我身上之前走开,如果没走开,那个东西也不会打在我身上。一位同学打在我身上的东西可以在我身上滚动,就像一个轮子一样,他不小心,把那个东西弄倒了,我感觉是一条常常的棍子。服务器告诉我说,那些棍子其实是盲杖,我是在一个视障班级的教室,人类是通过眼睛看世界的,但是这些同学的眼睛不方便,所以常他们需要依靠盲杖来走路。同学们一整天都没来教室,回来的时候,已经是长长的夕阳照在我身上的时候了,当同学们踩在我身上,我感觉他们的脚带有平时没有的味道,而且他们在我身上留下了我从未遇到过的东西,他们一定是到学校外面玩去了。他们把学校外面的东西带到了我身上,每一次同学们回来,总能带给我不一样的感受,虽然他们不一定每次回来都能给我带来好东西,但是我很期待同学们回来后能第一个踩到我身上。
  天气转凉了,一天,同学们都穿着形态类似的鞋子来到了教室,当他们踩在我身上时,我感到就像很多尖锐的东西立在我身上,这就是钉鞋,同学们很快便离开了教室,当他们回来时,已经到了快十二点,一双双热腾腾的脚慢悠悠地从我身上走过,时不时有汗珠滴在我的身上,当同学们都进入了教室,我的身上已经湿透了。这还是那些熟悉的同学吗?我数了数人数,十七个,他们今天是怎么了?第二天,同学们又换上了另一种鞋子,回来时,他们把很多软软的沙子带到了我的身上,服务器告诉我说,同学们这两天参加了学校的校运会,他们参加了不少的项目,其中就包括沙坑跳远。
  在一个没有出现阳光的日子,我以为还是深夜,一双双脚就踩到了我身上,那些脚湿漉漉的,几乎没有一个同学的鞋子是干的,而且每一位同学都比以前重了,这是怎么回事呢?这时,一滴又一滴水珠滴在了我身上,同学们在我身上欢快地蹦跳着,一位踩到我身上的同学很快地划了一下,然后跌倒,他把我身上的水都带走了,有同学被滑倒,我也很难过,这位同学站起来后,在我身上狠狠地踩了几下。水珠不再滴到我的身上,同学们的脚依然还是湿漉漉的,我没有感受到同学们继续在我身上活蹦乱跳了,后来我知道,这就是秋雨季节,有的同学的鞋底出现了霉菌,我把这些事情都告诉了服务器,我不知道服务器为什么总要我跟他报告关于同学们的脚的情况。
  同学们在我身上走来走去,这样的日子转眼过了几个月,一天,踩着我的同学突然骤减,又过了一天,只剩下那个每天喜欢用力踩着我的同学在教室了,下午,这位同学也离开了教室。他离开教室的时候,没有为我擦拭身体,留在我身上的脚印让我每天都在怀念着同学们在教室的时光,以前我不喜欢他们,现在,反倒觉得他们不在教室,好像少了什么。服务器关闭了,我不再能和我的伙伴交流,于市,我也开始了冬眠。服务器开机了,他把我唤醒,这时,已经到了春天,天气转暖,那一双双熟悉的脚又回到了学校,如同往常一样,或是轻快地,或是沉重地踩在我身上。一个调皮的同学,把鞋子脱下了,直接光着脚踩在我身上,原来,人类的脚和我们不一样,我们贴在水泥的那一面是很多小格子,人类的脚,脚跟是圆形的,脚的前方有五个趾头,脚心是那样的温暖而柔软,其他同学纷纷效仿,这让我真正接触到了同学们的脚。人类毕竟是温暖的,他们不喜欢我的冰冷,很快地,他们穿上了心爱的鞋子,如同往常一样,啪啪啪,啪啪啪踩在我身上。
  有一位同学穿上了滑板鞋,在我和我的伙伴身上划着,一次,滑板鞋的轮子突然不转了,在我身上摩擦着,还好,我身上布满了釉,因此我没有被擦伤,那天晚上,同学们更加细心地为我擦拭了身体。
  记得那个春天,同学们又如往年过冬后返回学校那样,今年有点特别,同学们急急忙忙地踩着我走出了教室,他们走出教室的时候明显比以前更重了,自从他们出了教室,就再没返回。又过了三个月,每一个同学都穿着崭新的鞋子,踩着我走进了教室,他们的鞋子没有沾染一点灰尘,当同学们进来后,紧随其后又跟上了二三十双脚,踩着我走进了教室,有的脚穿着草鞋,有的脚穿着布鞋,有的脚穿着运动鞋,很明显,他们就是这些同学的亲人。
  我在夏天里等待着同学们归来,又到了开学的时间,同学们又一次踩着我进入了教室。为什么同学们比以前轻了一些呢?人数似乎也不对啊?好像比以前多了三个人。我的同伴跟我说,你还记得吗?我们来这里之前,就听说我们一辈子都会跟可爱的同学们在一起,他们永远不会老去,然而,同学们是会长大的,踩在我们身上的同学们,已经不是以前那些同学了。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同学们每天踩着我进出教室,过了三年,这批同学也迎来了换新鞋子的那天,当同学们集体换上新鞋,我便知道,一批同学要离开这里,比他们年轻的同学又将踩着我,开始他们新的三年生活,循环往复着,每一批同学都有自己的个性。
  我不幸地成为了一块地砖,过着被同学们踩在脚下的日子,但我也很幸运,我以自己的灵性,为学校报告关于同学们的脚的信息,帮助学校更好地管理和服务于同学们,另外,我在教室,至少同学们会把我当作自己的伙伴,每天为我擦拭身体,虽然同学们难免让我受伤,我快乐着,无怨无悔地接纳教室里踩在我身上的每一只脚。
  Armstrong 经常趾高气昂且不遗余力地踩着教室的地砖进出教室,从不在意地砖会不会坏掉,如果地砖有灵感,它会怎样与人类相处呢?这便是凭借我的想象创建的一个小故事。通过这篇故事,Armstrong 希望告诉同学们,如果我们暂时无法改变命运,那就先坦然面对吧,这块地砖,何曾不是我们很多人的影射?由于先天因素的影响,我们或许不能成为我们想要成为的人,说不定还要从事我们认为没有尊严的职业,其实职业并没有贵贱之分,而是思想。地砖不能改变被人踩在脚下的命运,因为承载我们的脚就是它的根本作用,但它可以坦然面对,“痛并快乐着,接纳每一只踩在它身上的脚”。我们通过学习知识和技术,很有可能改变我们自己的命运,因为我们有思想,有灵感,并具有无限的潜能。

加入对话

3条评论

    1. 可以通过读屏软件操作电脑,从而完成维护网站的任务,当然了,视力障碍会有很多不便,比如说前端页面设计我就做不了,用的是默认的 WP 主题。

    2. 很抱歉由于电邮系统存在问题,所以给你的回复没有通知到你。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