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块地砖

  开学的日子到了,我迎来了第一批同学,每一位同学都从我身上踩过,我知道,我被铺在了教室门,因为,每天气温刚刚回升,我就迎来了第一缕阳光,从今天起,才有同学来教室,过去的日子真好啊。哎,命运对我真的太不公平了,为什么我是一块地砖,我得不到像墙砖那样的装饰,每天被这些可恶的家伙踩来踩去,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呢?
  我要抗争,我要成为被人们细心呵护的墙砖,但是我怎么也挣不脱水泥地面,巴拉巴拉,巴拉巴拉,一群同学有力而又快速地踩着我,跑进了教室,哎,我看来是真的没希望了,就这样熬着,不久后,苍天应该会明白我的心情,拯救我吧。就这样,同学们上课进教室,下课出教室,我都不知道一共有多少只脚在我身上来来回回。气温下降了,那群可恶的家伙自从出了教室后,就再没从我身上踩过,终于可以缓一缓了,希望这是转机吧!开学的第一天,对于我来说真不好受,但愿天亮后我能离开这里,告别这种被踩在脚下的日子。
  一位同学跑着进教室,不小心踢了我一下,我感觉全身充满了撕心裂肺的痛,身体的一部分已经离开了水泥,另一部分还牢牢粘着水泥,我想,如果我真的被这位同学踢开,身体就要断了,哎,没办法,离开这里是不可能了。过了没多久,我感到有一个东西压了我一下,感觉不像是脚,然后我又与水泥贴紧了,我朝教室外面的那一侧,被弄上了水泥,这一天,我过得非常惬意,同学们遇到我,都会挎着脚过去,或许有一位同学的脚不够长,每一次都跨不过去,踩到了我身上。好日子没多长,同学们又开始从我身上踩过,只是现在他们再怎么不小心踢到我,我也不会感到强烈的刺痛,当然,我也更没希望离开这里了。
  从开学到现在,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那天晚上,同学们离开教室之前,用湿布,轻轻地,细心地擦拭着我和我的伙伴们,没想到,我在这里能得到这样的照料,我不再那么反感这样的生活了,便开始试着喜欢上这样的生活,用心体会每一只脚踩在我身上的感觉。
  第二天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在我身上,不久后,第一只脚便踩在了我身上,紧随其后,第二只脚也踩在了我身上,两只脚就这样轮流踩着又提起,然后又踩着,来回大约一分钟,两只脚的形状差不多,只是,他们的形状似乎是相对的,我还没来得及仔细体会,其中一只脚走开了,第二只脚很快也走开了。很快,又来了另一只脚,踩着我不到两秒钟便走开了,紧随其后又是更多的脚重复着类似的动作。短短的十几分钟里,我感觉有五六十只脚从我身上踩过,比较每一只踩在我身上的脚的区别,成了我的一大乐趣。有时候,同学们的脚相对比较重的那部分压在了我朝向阳光的那一面,有时又刚好反过来,比较重的那部分是同学们的脚跟,这样,我便知道,同学们是在进教室或者出教室,因为我的身体比较宽大,很多时候,同学们不能跨过我,我跟水泥地面贴得不够紧被同学踢伤的那几天,是同学们付出了一定的努力才避免踩到我的。
  当我学会区分同学们的走向,我便试着了解踩在我身上的每一只脚的特点,有的脚很大,一只脚就覆盖了我身体的一半,有的脚很小,四只那样的脚才能覆盖我身体的大部分,有的同学很重,踩在我身上,我下面的水泥地面都向下沉了一点点,因为缝隙被挤掉了。有些同学穿的鞋子很有意思,让我以为他们的脚很短,当他们抬起脚尖时,脚跟那部分才接触到我。当洒在我身上的阳光越来越少的时候,同学们就排着队离开了教室,我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一双又一双脚,踏着整齐的步伐,踩在我身上,队伍里面有多少同学呢?大概十七个同学吧。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同学们三五成群地回到了教室,他们或蹦跳着,或踮着脚尖从我身上过去,有位同学,在我身上重重地踩了一脚,然后,他的脚粘在了我身上,当他把脚拿起的时候,我感觉我被用力地向上扯了一下,当他走后,紧随其后是一只又湿又黏的脚踩在了我的身上,这种感觉真的不舒服。一大摊暖水淋到了我身上,当水流停止后,我感觉身上布满了形状不规则的东西,这是什么呢?我不知道,但从这以后,同学们在没有踩到我身上,就在这时,有同学用湿布,为我清除了身上那些让我感到很不舒服的东西,刚擦完没多久,同学们就又开始在我的身上走来走去,湿布在我身上留下的凉水还没干,同学们的鞋底带走了踩过的水分,被踩干的那部分,留下了那一只只脚的轮廓,它们交织在一起。
  阳光不再洒在我的身上,但是我感觉周围的温度不降反升,这应该就是人类世界的中午吧?我数了数,一共有二十多只脚先后踩到了我身上,离开了教室,他们离开后不久,我感到地面发生了震动,我的同类摔到了我身上,断成了几节弹了出去,没弹出去的那部分,留在了我身上,这不就是砖吗?难道我的同伴离开了他们的位置?这时,不断有粉末掉到了我身上,如果是我的同伴离开了他们的位置,不会有粉末掉下来,这一定是墙砖掉了。这些掉落的墙砖,先前是多么光鲜亮丽啊!同学们把它们装扮得很漂亮,最终它们还是陨落了,我虽然每天都被同学们踩在脚下,没有过上墙砖那样得到同学们细心打扮的生活,但我也是幸运的,因为我不用担心哪一天突然陨落。
  教室重新铺上了墙砖,在铺设墙砖的时候,我感觉地板发生了有规则的震动,振动的时候,不断有粉尘掉到我身上,这应该是在给墙砖钻孔吧?想要美丽,就一定要付出代价,如果哪块砖体质不好,就会直接断裂。我虽然被同学们踩在脚下,但是我的身体依然保持完好,我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觉得自己能为同学们提供平坦而又干净的立足之地挺好的。
  一天,同学们走路很不寻常,他们踩到我身上之前,先用一个东西打在我身上,把那个东西提起后,才把脚踩到我身上,他们的动作干脆利索。以前我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有一双脚踩在我身上,突然又有一只脚踩在我身上,那只脚几乎踩到站在这里的那双脚上了,有时是后来的那只脚马上向脚后跟挪动,有时是站着的那双脚的其中一只脚走开,今天几乎没发生这种事情。但是,站在我身上的那双脚有时会在那个东西打到我身上之前走开,如果没走开,那个东西也不会打在我身上。一位同学打在我身上的东西可以在我身上滚动,就像一个轮子一样,他不小心,把那个东西弄倒了,我感觉是一条常常的棍子。看来,我是在一个视障班级的教室,人类是通过眼睛看世界的,但是这些同学的眼睛不能很好为他们工作,所以常常会出现我说的情况。同学们一整天都没来教室,回来的时候,已经是长长的夕阳照在我身上的时候了,当同学们踩在我身上,我感觉他们的脚和以前不大一样,因为他们在我身上留下了我从未感觉过的东西,他们一定是到学校外面玩去了。他们把学校外面的东西带到了我身上,每一次同学们回来,总能带给我不一样的感受,虽然他们不一定每次回来都能给我带来好东西,但是我很期待同学们回来后能第一个踩到我身上。
  天气转凉了,一天,同学们都穿着形态类似的鞋子来到了教室,当他们踩在我身上时,我感到就像很多尖锐的东西立在我身上,同学们很快便离开了教室,当他们回来时,阳光已经离开了我有一段时间,一双双热腾腾的脚慢慢地走在我身上,时不时有水珠滴在我的身上,当同学们都进入了教室,我的身上已经湿透了。这还是那些熟悉的同学吗?我数了数人数,十七个,他们今天是怎么了?人类的世界,我真的不懂。第二天,同学们又换上了另一种鞋子,回来时,他们把很多小颗粒带到了我的身上,感觉有点像是沙子。
  在一个没有出现阳光的日子,我以为还是深夜,一双双脚就踩到了我身上,那些脚湿漉漉的,几乎没有一个同学的鞋子是干的,而且每一位同学都比以前重了,这是怎么回事呢?这时,一滴又一滴水珠滴在了我身上,同学们在我身上欢快地蹦跳着,一位踩到我身上的同学很快地划了一下,然后跌倒,他把我身上的水都带走了,有同学被滑倒,我也很难过,这位同学站起来后,在我身上狠狠地踩了几下。水珠不再滴到我的身上,同学们的脚依然还是湿漉漉的,我没有感受到同学们继续在我身上活蹦乱跳了。
  同学们在我身上走来走去,这样的日子转眼过了几个月,一天,踩着我的同学突然骤减,又过了一天,只剩下那个每天喜欢用力踩着我的同学在教室了,下午,这位同学也离开了教室。他离开教室的时候,没有为我擦拭身体,留在我身上的脚印让我每天都在怀念着同学们在教室的时光,以前我不喜欢他们,现在,反倒觉得他们不在教室,好像少了什么一样。天气转暖,那一双双熟悉的脚又回到了我身上,或是轻快地,或是沉重地踩在我身上。一个调皮的同学,把鞋子脱下了,直接光着脚踩在我身上,原来,人类的脚和我们不一样,我们贴在水泥的那一面是很多小格子,人类的脚,脚跟是圆形的,脚的前方有五个趾头,脚心是那样的温暖而柔软,其他同学纷纷效仿,这让我真正接触到了同学们的脚。人类毕竟是温暖的,他们不喜欢我的冰冷,很快地,他们穿上了心爱的鞋子,如同往常一样,巴拉巴拉,巴拉巴拉踩在我身上。
  有一位同学穿上了滑板鞋,在我和我的伙伴身上划着,一次,滑板鞋的轮子突然不转了,在我身上摩擦着,还好,我身上布满了釉,因此我没有被擦伤,那天晚上,同学们更加细心地为我擦拭了身体。
  记得那个春天,同学们又如往年过冬后返回学校那样,今年有点特别,同学们急急忙忙地踩着我走出了教室,他们走出教室的时候明显比以前更重了,自从他们出了教室,就再没返回。又过了三个月,每一个同学都穿着崭新的鞋子,踩着我走进了教室,他们的鞋子没有沾染一点灰尘,当同学们进来后,紧随其后又跟上了二三十双脚,踩着我走进了教室,有的脚穿着草鞋,有的脚穿着布鞋,有的脚穿着运动鞋,他们是来干嘛的呢?我不知道。
  我在夏天里等待着同学们归来,又到了开学的时间,同学们又一次踩着我进入了教室。为什么同学们比以前轻了一些呢?人数似乎也不对啊?好像比以前多了三个人,这已经不是以前那些同学了。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同学们每天踩着我来教室,晚上踩着我离开这里,天气又转凉了,到了冰天雪地的季节,以前的同学不可能回来了,过了三年,这批同学也迎来了换新鞋子的那天,当同学们集体换上新鞋,我便知道,一批同学要离开这里,新的一批同学又将踩着我,开始他们新的三年生活。
  我不幸地成为了一块地砖,过着被同学们践踏的日子,但我也很幸运,至少,我没有成为厕所里的地砖,我在教室,至少同学们会把我当作自己的伙伴,每天为我擦拭身体,虽然同学们难免让我受伤,我也痛并快乐着,无怨无悔地接纳教室里踩在我身上的每一只脚。
  Armstrong 经常趾高气昂且不遗余力地踩着教室的地砖进出教室,从不在意地砖会不会坏掉,如果地砖有生命,它会怎样与人类相处呢?这便是凭借我的想象创建的一个小故事。通过这篇故事,Armstrong 希望告诉同学们,如果我们暂时无法改变命运,那就先坦然面对吧,这块地砖,何曾不是我们很多人的影射?由于先天因素的影响,我们或许不能成为我们想要成为的人,说不定还要从事我们认为没有尊严的职业,其实职业并没有贵贱之分,而是思想。地砖不能改变被人踩在脚下的命运,因为承载我们的脚就是它的根本作用,但它可以坦然面对,“痛并快乐着,接纳每一只踩在它身上的脚”。我们通过学习知识和技术,有很大的可能是可以改变我们自己的命运的,因为我们有思想,有灵感,并具有无限的潜能。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