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半,35 班的同学们启程了

  在我不想来的学校,走过了两年半的时间,从互不了解,到依依不舍,我们最终还是要踏上属于自己的,那段终点未知的旅程,仅以本文,回顾一段又一段同学们的点滴瞬间。
  我们班,是由十几位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组成的班级,大家的学历背景,生活习惯有很大的不同,可以说,我们是一个多元化的班级。从刚刚属于这个班级开始,我就非常不看好这些同学,认为他们都是一些生活上随随便便,学业上也没什么本事的无能之辈,碍于维系正常的关系,我并不直接表露,而是通过经常跑到 30 班的实际行动来变相藐视同学们。大概因为我从外省过来,加之我年纪比他们至少大了 4 岁,在一开始时,与所在寝室的同学几乎没有来往,我以为只有我会藐视同学们,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本班的其他同学也存在互相藐视的情况。如此互相藐视了半个月,我和所在寝室的同学终于爆发了争斗,正式地开始通过语言进行互相鄙视,从兴趣爱好到智商,火药味十足,彼此互不相让,都认为自己是最高明,对方什么也不是,我甚至利用到校前与其他班级的同学搞好的关系,拉拢他们一起抵制这些让我讨厌的家伙。
  在刚到学校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认为 35 班的同学在所有方面都逊色于 30 班的同学们,尤其是学习和生活方面,就这样推理下去,我甚至认为这些人也没有 30 班的同学们那么有爱。不过,我的内心一直提醒着我,这些同学,可能真没有我认为的那么不堪,拉拢别人一起抵制他们,未免太小气,也不道德。我常常给 30 班的同学免费解决电脑问题,我们班的同学看在眼里,想在心里,那个胖子来问我,系统崩溃了怎么解决?既然人家都亲自来问了,如果我什么也不说,台面上实在是说不过去,我就回了一句:修复,不行就重装。嗯,修复,不行就重装,他抱着很强的求知欲继续问,我也不好意思不解释,就沿着话题越说越深入,终于解释道他心服口服了,我以为此时就此终了,继续秉持井水河水互不侵犯原则来维系与 35 班同学们的关系。
  我约好了和欢喜就好一起去澡堂,吃过饭,我就在寝室等待他,等到了天快黑的时候,还是没见着他的踪影,于是我指得自行冒险去澡堂,难道去澡堂会有杀手或者什么危险动物出没?这是不存在的,那是因为,我刚到学校不久,对去澡堂的路不熟悉。穿过食堂,进入澡堂,小规模碰撞那是时有发生,摸滚带爬,最终还是到达了澡堂,时间就如那令人无比享受的热水,不知不觉地慢慢流逝,当我离开澡堂,已是夜幕降临。没了光亮,我借助遮挡了光线的天桥来导航的方法已不在可用,时间不等人,我就乱撞,已经撞到了操场,自己却浑然不知。胖子正好在操场上散步,他就问我,是不是要回寝室?回答后,他就带领我返回了寝室,我这才知道,自己远远走过了去往寝室的入口。
  经过这件事后,我觉得这胖子还不错,至少,他不是我认为的那种不好往来的,不愿帮助人的人,那时候,我常常跟着胖子在学校里闲逛,或者去他们以前的班级。
  老王也在不久后与我开始了接触,在此之前,我发现这个老王比班上大多数同学都有学问,在为人处世方面也显得成熟许多,如此有学问的同学,我一直认为他是从初中班毕业之后来这里学习按摩的,然而,同学们都说他是小学毕业就来学按摩,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但是,老师也是这样说的。真的想不到,35 班竟然还有这样一位同学,知识渊博,为人谦虚。
  一年一度的体育节开幕了,35 班的健儿们,在拔河比赛中,名列全校第一,除了拔河这类集体性竞技项目,35 班的同学还在个人项目中获得优异成绩,我们班的同学,很多都有体育方面的爱好,并且每当有机会,他们就迫不及待地参与,体育课上,无论是篮球,亦或者乒乓球,他们都热情参与,对他们而言,最大的不快乐是体育课的时间太少太少。
  我在 35 班学习和生活的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和同学们的牵绊也日渐加深,开学时那些不了解引致的互相藐视也日渐减少,接纳和包容变得越来越多。说道接纳和包容,我们班的同学们,绝对是有史以来的按摩班中做得最好的一群人。由于一些历史的或者其他原因,我们班有三位特殊的同学,有的是个人卫生糟糕得离谱,喜欢像个跟屁虫一样在你身后乱叫,或者无缘无故动手打人,有的是喜欢问各种奇葩问题,模仿各种奇怪动作,而有的又是因为腿脚不便,个人卫生搞得一团糟。在我们班,这三位同学的基本尊严和基本安全是有保证的,如果他们属于上一届按摩班,很有可能会被弄得遍体鳞伤或者失去尊严,这三位的其中一个确实被上一届按摩班的同学打掉了门牙。
  在我们班,你不需要担心东西找不到,手机读屏突然崩溃等问题,因为,总有热情的低视力同学来协助你,只要在他们的能力范围内,他们会很乐意给予帮助,甚至,你不想亲自去拿快递也是没问题的,有同学会很乐意帮助你,而且不图回报。在值日劳动中,低视力的同学常常协助监督卫生保洁工作,几乎每周,我们都能看到 35 班的代号出现在卫生加分记录中。
  35 班还是学校的明星班级,因为我们常常会被邀请去参加学校的公开课,以及辩论赛等,就在这个学期,校长还给 35 班特派的 8 位代表上了一堂体育与健康课,我也是代表之一,自从这位校长两年前到我们学校以来,从未给某个班级上过课,给 35 班的同学们上课还是头一次。除了参加校内的活动,我们班的同学还到校外展示我们的风采,例如体育队、乐队/艺术团的同学,在校外参加了体育比赛,甚至还在索契参加了合唱比赛。在 2018 年末,35 班的两位同学还参加了由中国盲文图书馆举办的全国盲人法律知识竞赛,其中一位同学,是突然接到通知说要去参加比赛的,在这次比赛中,35 班是主力军,两位同学借由比赛,圆了埋藏心中多年的北京梦,来到了北京,参加了比赛,站在了天安门广场上。
  无论按摩技术有多好,比赛中创下了多少佳绩,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懂得去关心帮助同学的心。在今年“五一”假期的清校事件中,由于学校给予的窗口时间太少,我无法回家,为了避免父母长途奔波并浪费大量金钱,我决定留在湖南,既然学校不能住,我也只能去同学家里,去哪里已然成为迫在眉睫的问题,胖子首先说,要我去他家,我一开始并不打算离开长沙,但由于发生了许多问题,导致备选目的地所剩无几,去胖子那里就成为了唯一的选项。我说要给他一些必要的钱,他一再拒绝,并要求我只要管好自己的车费即可,时间不多,继续扯皮会引发严重的问题,甚至会耽误他回家,我也只好遵照他的意思办事了。国庆的清校是注定的,我也只能到同学家里,在胖子那里翻了人情的跟头之后,这次我无论如何都不去胖子那里了,老王知道我不想在这种问题上翻跟头,跟我商讨了去他家的事宜,于是,国庆假期我就来到了老王家中。这两次清校事件后,我真正体会到本班同学那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精神。
  从一开始的不屑于和 35 班的同学交往,到现在建立起了深厚而真挚的同学情,这期间,我确实懂得了太多,只要愿意平等地与他们交往,35 班的同学其实也是非常可爱的。虽然我们没有 30 班的同学那样浓厚的学习热情,虽然我们没有 30 班同学那么强烈的探索精神,但与历届按摩班相比,35 班的同学已经做得非常出色了。我们不比文化成绩,我们可以用所学知识让人们感到身体舒适,我们不比别人有智慧,我们比别人更懂得健康的意义。
  我们之间常常因为一些小事而吵得红光满面,我们也会因为同学遇到了困难而伸出援手,我们有悲伤,也有欢乐,这才是最真实而淳朴的同学关系,在未来的某一天,你我回忆这桩桩件件的往事,一定会感慨万千。感谢同学们一路以来的陪伴,感谢有你们!
  这群天使们,即将展开翅膀,翱翔在广阔的蓝天,相信他们,只要具有一技之长,懂得去爱别人,幸福美满的未来将会在不远处等待着与他们为伴。


您听到的这首歌曲,名字叫做旅立ちの日に,是由タンポポ児童合唱団演唱的。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