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舍的 1630 班同学

  我亲爱的 1630 班同学,你们成功圆了大学梦,两年的时光,又是这样快,回首我刚到这所学校的那天,宛如昨日,我为能和你们在一起,在这个绿树成荫、风景如画的校园一起生活、一起学习、一起成长感到万分快乐与荣幸。
  记得当初,我是在 2013 年夏天,通过建立的服务器,在视障者在线论坛与同样对服务器颇感兴趣的坤哥邂逅的,打那以后,我开始对接触视障学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碍于自学电脑需要大量时间,在那之后的几年内,我一直都把时间投入到了我最热爱的计算机知识当中了。最终,我决定在 2017 年真正的走进视障学生当中,我们走到一起,或许是上帝的精心安排,正当我打算去隔壁省份的视障学校,他们给了我以闭门羹,原来,从 2017 年开始,那边就不招收省外的学生了,因此,我唯一能就读的就是长沙特教学校了。
  第一次与坤哥的线下接触就发生在 2017 年的 6 月初,那天是学校的新生报名日,我们第一次接触,彼此都感到无以言表的激动,坤哥带领我进入了学校,漫步在校园中,漫无目的地闲逛后,坤哥带领着我,穿梭于寝室与教室之间,这是我与 30 班同学的第一次接触。你们热情地和我问好,语气非常温和,还带有成熟的气质,给我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第一次接触,就让我感到你们的真诚与可爱,让我对视障学生与特殊教育学校“一直以来根深蒂固的傲慢与偏见”瞬间动摇,和我一起来学校的父亲,也跟我说,这个班级的地面打扫得非常干净,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打扫的。
  我一直期盼的秋季开学日终于到了,来到我们 1735 班,所有的同学我都不认识,因此,我感到非常无助,一有机会就会往 30 班跑,而 30 班的同学也相当热情,有时间也会来到我们班,这让我有了支柱,在 30 班同学的关心和帮助下,我才得以渐渐地适应学校的生活。从未离开过亲人,独自一人在异乡求学,高一级的 30 班同学给予的帮助,让我在学校有在家的感觉。
  通过 30 班的同学,我认识了初三年级的同学,在这里,要遇到年纪大但年级低的同学,是相当平常的事情。豪哥的年纪相较于坤哥的年纪大一些,然而,他是初三年级的同学,在为人方面,他和坤哥一样,是相当忠厚的,开学没到两个星期,我就跟他,以及初三班的同学打成一片了。坤哥说,多认识一些同学,对你以后的发展是非常有帮助的,你电脑技术不错,可以多帮他们解决问题,久而久之,你就会认识更多人。
  30 班的同学买了双频路由器,就此解决了网速慢,经常掉线的问题,我这互联网原住民当然很高兴,每个周末,都去他们班蹭网,有了更多时间和坤哥在一起。我们聊起了小时候做坏事的黑历史,坤哥小时候喜欢玩水,有一次,他把皮管子从水管上拔了下来,家里成了汪洋大海,他自己呢,显然成了男女混合双打的对象。我小时候玩了热水器的爆炸模式,爆炸声响彻整个居民楼,还伴随有震荡波,有一次差点玩出了炸弹模式,随着一声沉闷的爆炸声,洗澡间和厨房发生了瞬间地震,冲击波直接震掉了石灰砂浆,它们从天花板和墙壁上掉了下来,撒了一地(标准的豆腐渣工程),高高窜起的火焰在天花板上永久性的留下了黑色的痕迹。太过于危险的事情总归不会经常去做,我们小时候还有拆卸电器的癖好,小家电经常成为我们拆卸的对象,而只管拆不会装是我们的 SOP。这从表面上看是纯粹的破坏,但这样做正是我们乐于探索的表现。
  还记得当初来学校时,30 班的同学热情迎接我的场景,他们的温文尔雅是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这正是他们父母,以及学校耐心培育的结果,班级里的每一位同学,都有各自的特长,有同学擅长英语,有同学擅长音乐,而有同学的文学功底很牢固。他们和坤哥都有着类似的经历,乐于探索的童年时光,对知识的渴望,以及对大千世界的无尽向往。
  2018 年清明假期,我和坤哥以及他们班的一位同学,还有初中班的几位同学一起登上了岳麓山,这是我首次与视障同学一起走出校园,走进大千世界的标志性事件。这对于他们而言是相当平常的事情,穿越车水马龙的长沙大街是他们每个周末都会去做的事情,有时是为了去玩,有时是为了购物或者修理手机。使用盲杖探路是相当危险的事情,尽管有危险,但禁锢不了同学们探索大千世界的心灵。为了了解视障人乘坐高铁会遇到的问题,我们于年底,踏上了从长沙开往湘潭的电车。
  2018 年春学期,学校开展了校庆 110 周年艺术节活动,我和坤哥二位曾有过光辉历史的同学,想要用相声节目,博得大家的快乐,在设计相声节目的时候,还是 30 班的同学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这位叫做“老东西”的同学在班上年纪最小,但他资历可不小,因此才有了“老东西”这样的绰号。他的规划很简单,那就是想办法把这些零碎的事件,用串烧的方法拼接起来,尽量紧凑。在去给同学解决电脑不能上网的途中,遇到屠夫杀猪,用小石头让横冲直撞的摩托车发出怪叫,去同学家里修电脑遇到他打瞌睡,修电脑之前分心去乱搞发出嗡嗡声的水管变成落汤鸡的光辉历史,在我和坤哥稍带夸张的演绎下,让在场观看的同学和老师人仰马翻,还拿到了语言类节目的二等奖。
  中国象棋只有能看到的同学才能玩儿吗?不是的,在学校的社团活动课上,滨哥还有罗哥大战胡江军,可惜资历太浅,被胡江军三下五除二打败了,胡江军就是象棋社团的老师。滨哥有一个绰号叫做“日本兵”,这“日本兵”的来头其实是我偶然听错名字所致,因为他的名字听起来真的挺像“日本兵”。在视障同学中间,中国象棋是怎么玩儿的呢?玩儿的规则和我们熟悉的中国象棋是完全一样的,唯一的不同就是棋子,给视障同学设计的象棋棋子除了写了“兵”、“仕”、“帥”等汉字,还用盲文点位来对它们进行了标记。当“日本兵”被胡江军又一次打败时,我们在那里哈哈大笑,同学们都说,啊哈哈,日本兵被打败啦。同学们之间开玩笑那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为了开玩笑而发明出来的绰号也是五花八门,比如“凉狗”、“獾猪”、“肉球”等。而凉狗会“咬”人,也就是唱歌来说“某狗”,比如“靖狗”等,我觉得高歌骂狗有意思,也加入了改歌骂凉狗的行列。凉狗的攻势非常激烈,因此我必须在很快的时间内想到一首没被用过的歌曲,快速填词骂凉狗。每当我改编出一首歌,开始骂凉狗的时候,都搞的同学们哈哈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凉狗也不甘示弱,搞得一些同学笑趴了,摔到了地上打了几个滚儿,我们见状,然后就不敢继续唱了。
  我和 30 班的同学在一起,时间长了我们之间难免会有小疙瘩,凯哥是一个有名的电脑小白,而且性子急,我在做事时,经常会被他叫去解决小儿科的电脑问题,我想好好教训教训他。2017 年秋学期放假后,凯哥遇到了电脑问题,我故意挑逗他,发消息到我这里,我就故意不理他,让他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开学后,我跟他的紧张关系升级到了一触即发的状态,碰面的时候,彼此互相不招呼,偶尔还会有推搡的情况,推搡多了,我就不再搭理他了。同学们见到这种情况,认为会影响到班级的整体风貌,私下里和我们交流了看法,并促成了我们消除误会。
  同学的情谊总是那样单纯,而且不计回报。在 2018 年校庆 110 周年前,学校决定绕开国家的节假日法律规定,修改了放假安排,原本国庆节的清校安排被推迟到了 11 月底,由于国庆节期间已经放假几天,因此离校时间只有 5 天,并且不是周末,我们家住比较远的同学,回家一次及其不方便。我们班,还有 30 班的同学都伸出了援手,最终,我确定了坤哥的方案,也就是去他那里。返校前,我以各种方法给他偿还人情,最终总是以失败告终了,到了学校后,我还是以各种方法尝试,但屡屡遭拒,我只能通过不明显的方法进行偿还,操作时还矢口否认与偿还人情的关系。
  1630 班的同学们,在将要毕业时,一起组织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同学们游玩了杭州,这是他们协商后做出的决定,他们得到了家长一如既往的支持,也向我们证明了自己有能力制定攻略,以及把它变成现实的能力。在这不长的两年时间,我和他们一起,收获成长与快乐,更让我体会到,即便视力不健全,同样可以成为有价值 的,能够感化他人的,大写的人。我们完全可以相信,1630 班的同学,在将来的人生旅途中,一定能创造佳绩,克服一个又一个的不可能。诚挚地感谢有你们的时光!
  最后,我们一起来欣赏《栄光の架橋》,由 NHK 东京儿童合唱团演唱。

加入对话

2条评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