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听障同学的班级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们彼此在一起,但,我看不到你,你听不到我。这样,就难免会遇到一些自己察觉不到的问题,而我们就是一群这样的人,虽然如此,但我们希望作出改变,欢迎您阅读我们的故事。
作为对听障同学访问我们班的答谢,我趁着今年的五一小长假,访问了到访我们班的听障同学的班级,这是我首次进行这样的尝试。在此之前,我做了一些准备工作,包括学会一些简单的手语。目的班级的同学们知悉我要访问他们班,都非常欢迎,于是,我就动身了。在动身之前,还特地跟他们确认了班级网络的可用性。我认为,通常,都是用右手来作手势,因此,我用左手夹住电脑,让右手保持空闲。他们的教室距离我们并不遥远,但由于是第一次,不确定性对我产生了小小的影响,这短短的路程似乎耗费了较长时间,我一直在考虑着他们是否会对我的手语不满意,到达现场后,如果发生尴尬的事情,要如何优雅地解决。
终于到了听障同学的教室,我凭借直觉,向他们的位置伸出了食指,一秒钟后收回,再伸出拇指,这个手势表达的是“你好”。他们发出了声音,也许是感到惊讶,我更愿意认为是在表示欢迎。有一位同学,热情地把我引导到距离教室门最近的位置,示意我坐下,并且拿开了桌面上的物件,让架设电脑成为了可能。小小的遗憾是,我遇到的都是女生,根本无从握手,至于拥抱吗,哈哈,那更不可能了。
电脑成功连接到这里的无线网络,我发出了第一条消息,消息发出后的几秒钟时间里,我能感受到他们的激动。这里的同学比较调皮,我一边操作电脑,他们一边给我拍照,然后发到了群里来,他们还在笑,我真的很不好意思,哈哈。之后,我们就开始了文字交流。
他们问我放假为什么不回家,我告诉他们,由于距离比较远,长途跋涉,既要花费昂贵的价钱,在家里也不可能有太长时间陪伴父母,所以就不回去了。接下来就聊到了我为什么跨省上学的问题,这是因为,我们当地的特教学校,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并不准许学生自己出行,不仅仅是视障同学,听障同学都要父母陪同才可出校,我的观点是,这确实保障了同学们的安全,但这却会让同学们失去锻炼自己出行的能力。说到这个问题,我向他们表达了想要让视障同学与听障同学一起出行的愿望。
欢喜就好听闻我在与听障同学交流,他也很感兴趣,于是,他加入进来了,由于他一边跟我打电话,一边操作电梯,所以,我对他的行程了如指掌,我站在教室门口等待他,迎接他。这家伙或许是个大懒虫,竟然要我提醒才知道要跟在座的同学问好,这里的同学帮助他拿来了一张凳子,同学们真是太热情了。欢喜就好有一个绰号叫做土獾猪,不过,他真的不土,因为他通过语音输入法来输入文字,看起来,更像是直接与听障同学用嘴巴来交流。这是一次友谊的交流,让我们加深了了解。
由于我们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不便,因此,生活中难免会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影响到了别人,这两天的交流中,我们聊到了这个问题。就在我敲击键盘打字的时候,身边不断传出桌椅摩擦地面的声音,多数时候,这些声音是不会产生什么影响的,但少数情况是,凳子摩擦地面会发出尖叫声。其实,他们并不知道声音有多大,影响到了别人是在所难免的,于是,我用委婉的方式提醒了他们,我说:凳子有的时候会尖叫。这下,他们被我逗笑了,笑了差不多有半分钟。笑容确实是应用最广泛的世界语,并且能打动他人,原本,我比较严肃地提起这个问题,结果,我自己都被他们带笑了。我建议他们,移动东西的时候,把东西提起来,尽可能避免摩擦到别的东西。对于移动东西,他们可能早已养成了习惯,要改变起来,或许有挑战。有的同学在走路的时候喜欢用力踩踏地面,这也可产生振动并发出声音,这或许也已经养成习惯了吧。
相比之下,我发现我们视障同学也是有一些自己不知情的问题,例如,有位听障同学提到,我们有的视障同学,在吃饭的时候会摇头晃脑,不知道那位是在干嘛,我自己也很费解,我认为是他对食品不满意吧?人家却说,不是这么回事,好像是听音乐入迷了,跟着节奏摇摆起来了吧。这么说,就是不注重形象的问题了。无论是视障同学,还是听障同学,出现这些情况都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只要我们细心观察,并私下里,以委婉的方式告诉有不足的同学,我想,大多数同学是乐意作出改变的。
他们虽然很热情,但也出现了一些因为不了解而产生的尴尬。有时候,他们会突然不回消息,这时候,我没有办法直接得知他们在干嘛,只能通过听声音来判断,但遇上他们没有发出声音,那就只能猜测了,尴尬的时候,我不知道他们看到我的表情,会作何感想,我想他们会觉得奇怪吧?
本次交流,我感觉,我来到的这个听障班级的同学是很热情的,我们之间没有出现交流上的问题,很期待与他们去橘子洲,或者梅溪湖,对于我们视障同学来说,他们纯粹是天生的摄影高手。同时,我也非常愿意与更多班级的,不同的同学进行交流。
这篇不是记事文,因此一些事情的先后顺序被调整了。

加入对话

1条评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